世界杯上备受争议的var技术到底是如何诞生的?

世界杯视频回放

球员在进球后不能马上庆祝而是要等待 VAR 确认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令进球的喜悦和庆祝的欲望都大打折扣,当理性取代了激情,很难说是不是一件好事。 新华社河内2月8日电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8日在此间表示,国际足联下个月将决定是否在今年俄罗斯世界杯上使用目前在足球界引发争议的视频助理裁判系统。 VAR的全称是Video assistant referee,中文翻译为视频助理裁判,是指在足球比赛中通过即时回放与通讯系统协助主裁判控制比赛的助理裁判。 现在视频助理裁判并非在比赛规则上强制性执行,但国际足球联合会理事会(IFAB)通过在部分国际赛事和各级别联赛中进行测试,已经决定于2018年正式将VAR加入比赛规则中。

相关条文明确规定,必须要配置适合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的房间,并至少为现场裁判设置一个宽大的屏幕,以便在有需要的情况下,现场裁判能够对比赛场所有位置进行判断观看,而这种被观看情况只能让裁判自己知晓。 国际足联在对其他技术进行多项实验之后开始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VAR”,据悉,国际足联此前曾尝试过门线技术和智能球技术,但这两项技术并没有获得足球立法者和裁判团队的满意。 此举可以看出,尽管咪咕和优酷已成为央视新媒体合作伙伴,央视让渡的仅是部分小屏权益,而其坚决捍卫自己在大屏上的观众流量。

世界杯视频回放

欧洲足球协会联盟(UEFA)上周加入了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VAR技术联盟,UEFA宣布将在本赛季开始采取VAR技术,并将从淘汰赛开始使用。 而对于没有取得新媒体版权的一众媒体平台,以腾讯体育为例,笔者发现其在对世界杯赛事进行报道时采用动画的形式还原精彩片段,并附加更多相关数据,已属变通方式中的优选。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2018年5月22日晚,中国移动旗下咪咕公司发布公告,宣布成为“2018央视世界杯新媒体及电信传输渠道指定官方合作伙伴”,正式宣布用户可通过咪咕观看全部64场央视世界杯赛事的直播和点播内容。 日本作为我们的亚洲近邻,其足球发展路径值得我国进行深入考察和借鉴。 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其巨大的魅力在于充满无限可能性。 足球文化的根植、梯队的建设、人才的培养、联赛的规范、基础设施的建设等等,无不需要一个长久的规划。

世界杯视频回放

“国际足联希望,足球以后能发展成为像高尔夫那样的‘绅士运动’,球迷们坐在观众席上欣赏比赛竞技层面的内容,而不是被错判、漏判和因此产生的不必要争执干扰。 ”傅明认为,VAR视频裁判在这一过程中可以起到重要的作用。 “只有当涉及球进门、红牌、红黄牌罚错对象和点球这四种情况时,VAR才能介入。 其他任何情况下,哪怕裁判员发生错判误判,VAR都不能介入。 当然,根据赛事规模和主办方意愿,不同规格比赛的摄像机机位数和位置都是不一样的,例如普通的大学生联赛只有4个转播机位,但世界杯或者欧冠这样的重要比赛机位可以多达24个。 包括边线、顶棚、角球线甚至球门线附近,这些摄像机被放置在球场的各个角落,能够拍摄中景、近景、特写等各种景别。

  • 另一方面,主裁判的权威性受到挑战也是国际足联所不能接受的。
  • 而视频裁判团队包括 1 名视频助理裁判(VAR)和 three 名视频助理裁判助理(AVAR)。
  • 当然,足坛对 VAR 的争议焦点不只是利益问题,还有对变化的抗拒。

过去很长时间里,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情愿增设底线裁判,也不愿意使用对比赛过程几乎毫无影响的“门线技术”,更不要说VAR这样冲击传统习惯的重大改革。 尽管VAR技术的运用明显提高了联赛中的判罚准确率,也减少了因争议判罚而导致的场上纷争,但也有声音认为VAR辨析程序过长,导致比赛中断,破坏流畅性。 上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科技的进步,足球电视转播技术也在不断发展当中。 通过放置在赛场内不同位置的摄像头,经过切换组合以后,观众通过电视画面,就可以看到包括远景、近景、球员特写以及进球回放等比赛细节,与现场观赛形成了良性互补,极大地丰富了足球运动的观赏性。 为了确保裁判之间没有“暗箱操作”,视频回放室内还会安排一名国际足联官员,负责监督所有视频回放及裁判之间的沟通,并将室内所有情况通过一台触屏电脑进行记录,再将信息通过电脑传输至球场内的大屏幕及现场的媒体解说席。

世界杯视频回放

以往参会的为每组三名裁判(1名裁判员携2名助理裁判员),但由于疫情原因需要控制人数,所以改为每组一名裁判员一名助理裁判员参加,本次培训没有VAR参与。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从球场内的裁判辅助、数据采集,到场外的观看体验,这场全球性体坛盛宴,也随着各种高新科技的发展而进行了一次不小的“升级”。 导语 2019男篮世界杯已经开始好几天了,很多朋友还不知道怎么看直播,或者错过直播了,不知道去哪里看回放视频。 越位规则说起来并不复杂,抛开一些特殊情况不谈,通常来讲,其要求进攻方队员在传出最后一脚球的同时,最后一个接球的进攻队员的身体有效部位不得超过防守方距离本方球门倒数第二远的队员的身体。 由于这项新技术进入国际足联国际立法委员会,该委员会被认为是修订足球比赛法律的专业部门,并在2018年对足球规则进行了29项修订。

世界杯视频回放

一周以后,5月29日,优酷与央视正式签约,成为2018年世界杯指定新媒体官方合作伙伴。 自此,优酷也成为我们所熟知的国内前三大视频平台中唯一拥有本次世界杯直播权的平台。 在互联网时代到来前,CCTV5与世界杯无疑是国人的集体回忆。

但他们不是球员,而是赛场的“执法者”,这其中包括了来自江苏足协的两位国际级裁判员马宁和施翔。 在本届世预赛12强赛中,他们的努力付出,也同样值得敬佩。 根据规定,目前只有在下面这四种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该技术:点球的判罚、进球是否有效、判罚球员身份的确认和红黄牌。 VAR让那些预言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将阻止裁判争议的人们感到失望了,尽管在本场比赛中这种新裁判技术的成本高达2.5万美元,但是它并没有成功阻止裁判的致命性误判。 相关条文还规定,进入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房间的任何球员、教练或者行政人员都将处于开除的处罚,而进入视频助理裁判技术裁判回看区域的球员、替补人员将被处于警告,如果行政人员进行此举,也将被处于警告处罚。 实际上,2018、2022年两届世界杯是央视与国际足联就世界杯版权协议达成最晚的一次,同时也是最贵的一次。

当然,足坛对 VAR 的争议焦点不只是利益问题,还有对变化的抗拒。 现代足球尽管已有 a hundred 多年的发展,规则和战术都在不断变化,但它从未像今天这样面临着新技术的冲击。 尽管很多人爱说 “误判是足球的一部分”,但对于 “受害者” 而言,误判绝对不存在什么情怀,而是让人恨之入骨,他们寄希望于新技术能还自己一个公道。